当前位置:
我的妈妈(作者:张志秀)
发布日期:2020-11-26 08:50 字号:【 浏览次数: 次 信息来源:张志秀


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您,第一次哭泣为我擦干眼泪的是您,第一次跌倒时搀扶的是您,第一次喊妈妈最开心的是您,第一次离开家送我的是您,第一次有成绩最激动的是您,第一次绝望时呼唤的是您,第一次懂事时夸奖的是您……踏进记忆的河流,都是妈妈美丽又宠溺的笑容,我爱我的家,更爱我的妈妈。

小时候,家乡的交通十分不便。记忆中的出行,总是爸爸的“永久”牌自行车,前面带我后座坐着妈妈。爸爸作为第一代公路建设人,见证了曾经凹凸不平、又窄又险的土路、石子路,如何变成如今安保齐全,花草簇拥,沥青铺筑平坦的生态油路。爸爸的这份工作,当时在村子里我家情况还算不错。妈妈出生于1953年,是我国实施一五计划的第一年,从六十年代的北大荒、七十年代的青年下乡、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、九十年代的招商引资到二十一世纪的智能信息化,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,妈妈应该可以说是最直接的见证人。用妈妈的话说:“现在国家好的,社会和谐的,家家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,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地生活了”。

妈妈一生生育了三个孩子,哥哥、姐姐和我。我出生那年,计划生育被列为一项基本国策实行,出生就罚款345元,“黑人黑户”一直陪伴我的童年。姊妹排行年龄我最小,小时候体弱多病,爸爸每次下班回来,都要东躲西藏不敢被看见,一旦碰见,半夜准发烧。妈妈感觉生命对我的不易,生活上处处偏向我,也许我出生的时候恰好是妈妈疼爱孩子的年纪,对我宠爱的尤为偏多。

从记事起,妈妈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上过学。那个年代能吃饱穿暖对妈妈来说已经很知足,加之姊妹又多,9岁就被送去姑姑家照看孩子,和爸爸成为邻居。听爷爷说,妈妈从小就聪敏伶俐,通过扫盲班,认识数字,学会了写毛笔字,跟着村里医生学习医术,16岁就可以流利的开处方、打针,成为了一名乡村赤脚医生。也许是妈妈亲身经历,知道学习的重要性,从小就对我们姊妹学习抓的特别严格,加之爸爸常年工作在外,根本帮不上妈妈,但每天放学回家,妈妈从不让我们干农活,看着我们手里的书本,总是笑呵呵的说:“要好好读书,将来好给自己找一口饭吃,不要和她一样,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”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懂事的哥哥、姐姐总是赶时间完成作业,主动帮妈妈干活,而无知的我总是找各种借口贪玩。

所幸,我们姊妹三个没有辜负妈妈期望。哥哥毕业后下海经商,姐姐成为村里的一名老师,而我也顺利考上大学,成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。由于离家求学和工作多年,妈妈总是给予我厚望,尤其在学习、工作上,总是说:“人要活到老学到老”,可就在一点一滴的成长中,我却忽略了妈妈,电话打的次数变少了,回家的时间也拉长了,忘记年事已高妈妈在天天变老,多年的高血压、心脏病正在一天天吞噬着妈妈的生命。怀孕那年,妈妈被查出患有胆结石,为了照看我坐月子,一直坚持孩子满月后才同意做手术。为了安心照看孩子,手术后才告诉我,我成了出手术台最后一个看见妈妈的人……后来,妈妈搬出村子,为了照顾生病的妈妈,爸爸也申请退休。

记忆中的那个秋天,萧瑟且悲凉。那天,妈妈身体不舒服,突然想吃酸汤面,一辈子很少喝酸汤的她竟然吃了姐姐做的一大碗面。冥冥中一种不祥预感涌上心头,但妈妈一通电话打消我所有的顾虑,不曾想到这刻妈妈的生命即将翻到最后的篇章,这通电话竟然变成妈妈和我的永别。第二天清晨,妈妈穿好衣服洗漱完,吃过早餐,等待哥哥开车接她去医院途中,心脏发出最后的警告,这一次呕吐,便依偎在爸爸怀里再也没有醒来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安静地离开我们。邻居都说,是妈妈一生行善的造化,是妈妈的福气。无法翻篇的这页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,根植心灵深处无法原谅自己,更无法抹去。和爸爸相识、相知、相爱、相守55年没有任何遗言悄然离去。

妈妈出殡那天,零零星星的下着雨,长辈们说,这是老天对妈妈的祭奠,是妈妈一生积德的回报。下葬那刻,想要看看妈妈躺着的地方是什么样子,始终都没有勇气,看着潮湿的地面,无法眼睁睁就这样将妈妈埋在黑暗潮湿的地表层下,万般不忍心却也无法抵过千年的世俗。双眼已模糊不清,只能双手紧紧抱住妈妈的遗像,长跪在坟前,祈祷在另一个国度妈妈能享清福,不再为儿女们操碎心,也惩罚自己的愚昧与不孝,没能见上妈妈最后一面。泪眼朦胧恍惚中,似乎感觉妈妈会抱女儿一次再走,任凭我撕心裂肺的哭喊,却也未能等到妈妈的拥抱。虽然妈妈像睡着一样走的安静,可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,今生我亏欠妈妈的太多太多……

妈妈走后的49天,爸爸一直在老家陪着妈妈,无论刮风下雪,每天下午都会给妈妈坟前烧一堆火,希望照亮妈妈去往天堂的路,更温暖妈妈的新家。失去妈妈的我更加珍惜爸爸,经常回家陪爸爸,到坟前看望妈妈,不奢望她老人家的宽恕与原谅,只希望天上的妈妈过的幸福。失去母爱的我,躺在偌大的炕上,没有盼到哥哥、姐姐的那句:“妈妈走了,还有我们”,却在那个低吟抽泣的夜晚,爸爸拉着我的手说:“还有我”,三个字的一句话无形中给我无比巨大的力量,活下去的勇气,提醒着我还有未完成的责任与应尽的义务。每七我都回家烧纸,希望妈妈能收到我给的钱,修建高大的别墅,三餐有人盛饭,起居有人打理,出行有人接送,孤独有人唠嗑,天黑有人开灯,下雨有人撑伞;愿远在天上的妈妈三冬暖、春不寒,一路上都有良人相伴……全世界我最漂亮最善良人缘最好的妈妈,无论生活在哪里,相信都不会孤单,对吗?时至今日,还有邻居微信给妈妈留言,告诉老家发生的一切,还会很想念。

古人云“娘眠古息山,子落岳阳田;千里两相望,无时不泪涟”。从古至今,孩子是妈妈最大的牵挂,妈妈是孩子坚强的依靠,有妈就有家。虽然妈妈走了,但妈妈的身影没有因肉体的离开而渐行渐远,相反,每晚都会频繁出现在梦里,告诉我所生活的现状,指引我生活的方向,偶尔也会出现在茫茫人海中每个神似的背影里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会提醒自己,妈妈没有离去,人间活的太累,只是换个环境在天上过神仙的生活。

今生,没有见妈妈最后一面,没有听到妈妈最后的遗言,是女儿经年不俞的伤,是女儿难以追悔的愧。如果妈妈天上有知,请一定不要原谅忘恩负义的女儿。爸爸说:“放开妈妈手,这样对妈妈好,才会走的了无牵挂”,可自私的我却怎样也不想松开妈妈的手,害怕这一别就是好几辈子。今生,您成为我的妈妈是女儿最大的荣幸,能做您的女儿是我最大的骄傲!愿有来生,您还是我妈妈,我依然是您最宠最爱最偏心的小女二,可否?

今年,是妈妈走后的第二个年头!谨以此文,献给已故的妈妈,想把这种思念与伤痛告诉天上的妈妈,想把这份孤独与愧疚告诉天上的妈妈,没有见最后一面,没有听最后的遗言,是女儿今生无法释怀的思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兰州北高速公路收费所)

分享到:
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QQ空间

相关新闻: